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福鼎新闻网 > 体育运动 > > 正文

福鼎人数百年的“守护神”是她!

2019年11月08日 06:34 来源:未知 手机版

css 居中,杨s徝茁读登椋峄楣ヂ

福鼎第一门户杂志 让您不出门知福鼎

福鼎论坛 有玩乐

桐山自古怕水

可如今已不怕水

因位于福建省东北部,临东海

每年都有被台风关顾一番

而我们能得安然面对,得益于什么?

让我们心怀感恩

怀念那些为我们筑坝之人

桐山

桐山自古是一个宜居的好地方,位于西北部的枕头山新石器时代古人类遗址就是很好的证明。北宋庆历年间,当地住民就截留桐山溪和龙山溪的溪水灌溉田亩,修建了水利设施桐山陂,据万历《福宁州志》记载,这个桐山陂到了明代还在发挥作用。由此可见,桐山为福鼎人类繁衍、文明开化最早的地区之一,至少在宋代,这里已经有一定规模的人口聚居,耕地面积、粮食产量日益增多,而且文化较为发达。这个地方“地势平旷,为闽浙往来通衢……东西长十里,南北广十二里”,经过近千年的建设发展,桐山如今已发展成为一个宜居的小城市。

但桐山自古怕水

清乾隆四年(1739年)福鼎建县,设县治于桐山,“即旧堡为城”,就是原来的桐山抗倭土堡直接被用于县城。可就在这一年,城的东角被大水冲塌,新上任的知县傅维祖面对庶事草创的新建福鼎县,还是腾出手来修复了城东角。不幸的是,这个东边一角乃多事之地,修复之后又先后于清乾隆十六年、十九年被大水冲塌,时任知县高琦、何翰南先后修筑。

堪舆地形,有人提出东向不利,于是把东门堵塞,补开一个小南门。

显然,东城的多次坍塌与桐山的地形有关,从高处而下的桐山溪水成为桐山城的直接威胁。那一年,修完小南门之后西门又毁坏,我怀疑也是被水冲塌的,因为西门紧靠龙山溪。

《福鼎县乡土志》说:桐山地本低湿,总汇上游诸水,分为两川,故又名桐川。每夏秋之交,淫雨与海潮冲溢东南一带,潴为泽国。

桐山民谣“三百年前是桐山,三百年后是溪滩”,说的就是洪灾对桐山曾造成的毁灭性破坏。诚然,福鼎北部有“刘海”一样的丘陵低山环绕,这些山川之溪谷靠近地势平旷的桐山就逐渐形成了两条较大的溪流。清乾隆年间任职福宁知府的李拔对桐山地形有一句形象的比喻:“群峰环拱,两水襟流。”他在《重修护城堤记》一文中又说桐山“双溪夹流,形如桴筏”。以勤政知名的李拔,挂心福鼎县治的水利问题和桐山城里百姓的安危,上任不久即来福鼎视察,结果发现溪流发自浙之泰顺,走百余里,经县治东流入海,每夏秋水发,洪波巨浪,势如奔马,冲决庐舍,不可胜数。

李拔

如果再动手翻翻史书

肯定吓出一身冷汗

明成化二十一年夏,大水。

清康熙元年七月,大水。治城北数里外大桥墩崩去,其一声震数里。

康熙十四年八月,大水,淹死男妇五百余人。

康熙二十六年,大水,漂没民舍。

康熙五十一年,大水淹没田庐无算,死者相枕藉。

他于是惊呼:“无此堤是无鼎邑也,有司奈何忽之!”说当地领导不重视桐城的防汛问题,李拔可能有些误会,其实在此之前,福鼎第一任县令傅维祖于到任后,在“乡民编竹垒石为坝以备涝”的基础上“请筑石坝”,第三任县令熊煌“踵是役……率绅士游学海、张有华等鸠工砌造”,“石基厚三丈,面广一丈,高一丈三尺,自七星墩至前店,绵亘数里,城赖以安”,他们把它叫做“卫城灞”。此后历任县令“增加缮筑,水患稍息”。我查了一下相关史料,福鼎于1739年建县,到李拔任福宁府知府的乾隆二十四年即1759年,20年间福鼎换了14任知县。知县虽然走马灯似的频繁更换,但绝大部分重视“卫城灞”和县城的建设,诚所谓“一任接着一任干”,防汛工作也在不断地积累经验当中。可是在生产力水平较为低下的当时,石坝难以抵挡大规模的洪水,所以“沧桑变局,溪流改道,水势又复冲突而来”。“至乾隆二十四年夏间,大水,堤复被冲如平地”李拔于清乾隆二十四年至二十六年(1759—1761年)在福宁知府任上,他那一次视察福鼎,应该就是这次大水之后,难怪他发出“无此堤是无鼎邑”这样的惊叹,于是他倡导重建……

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,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,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fudao58.com/tiyuyundong/12251.html

本文标签:福鼎 大水 山溪 知县 乾隆

下一篇:日本主办围棋比赛现场全景 中日阿含·桐山杯对抗日本渴望赢一盘

上一篇:福州:14项不动产登记业务办理时间缩短

热门排行